阿辞

沙雕一枚,慎点关注

长梦


---第一次发文半夜脑洞抽风就写了这么个东西……🌚随便看看就行勿较真…



又是一年冬,天地一片雪白,阳光就算打在身上也不怎么温暖。




“我做了一个梦”,我说,“感觉……就像亲身经历的那样。真奇怪啊……”




那个人微微扭头看了我一眼,随即眼神又回去,“梦夜夜都有,无需在意。”



“可是这个梦好真实。真实到我都怀疑起我自己。” 我有些苦恼,“怀疑自己……是不是…忘了什么事?”




他写字的手终于一顿,我感觉到了,我疑惑的眼神看向他,他道:“……说说看?”



我梦见自己身处一片雪白的地方,然后才反应原来那是雪,好多好多,它很美,可是,这么美的东西,又让我觉得好冷,冷进了骨子里,心也莫名的痛。



然后……然后……然后什么来着?……




喔,我记起了,有个人,看身型像是个男子,他跑来我的面前,离我很近,可是我看不清他的脸,他拽着我的手,跟我说,快走,快走,别回来。他说,有人要杀我。



他护着我,我看着他奋力厮杀那些黑衣客,那些人的血溅在他的脸上,我想拿帕子给他擦擦,可是我好像怎么样也够不到他,他长得实在是太高大了。




他带我跑进一片雪白的树林,他的手死死的拽着我,让我有种错觉,以后他就要这么拽着我带我一直走下去,可是没有,在他最后斩杀完那批人时,他倒下了。




我一下子慌了神,我随着他倒下来的姿势也跪下来,忽然我用我的一只手摸了一把脸,竟发现我哭了,可是我却毫无感觉,眼泪却一直往下流,止不住似的。




我和他说,你怎么样?你别走,我们现在走,我们去看大夫……呜你别吓我……你别吓我……我害怕…………




我明明不想说话的,可是我控制不了,我像被一个人掌控了一般,它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。





他跟我说,别哭,也别怕,他还好好的,就是血流的多了点而已。




白茫茫的雪地上,他的血一直不停的流,雪地已经被染成了红的,我说,你别,我现在给你止血,你别动,你别说话……



我想要从裙上撕下布料先给他包扎,然而此刻我才发现我的手还被他死死拽着,我奋力的想要把手拿出来,可我无能为力,我跟他哀求,我说道,你先把我的手放出来,我要给你止血,给你包扎。



可他好像没听见似的,一直看着我,而我只能在一旁干着急,忽然他血不再流了,我以为这是一件好事,可是……


他死死拽的我的手松开了。



我心猛的硌嗒了一下,我反过来抓着他的手,我感觉他的手渐渐没了体温,我听见的自己声音在颤抖的说,……你怎么了?…你怎么了?你怎么了?!你说话啊!!你怎么了?!!……救命……救命啊!!!有没有人来帮我!!!…你说句话呀你别吓我!!!呜…………



我哭了,哭的撕心裂肺,雪花又缓缓的落下,好似在为他送行。


“我说完了,这是我的梦。它真的好真实……好真实……”我话音戛然而止,习惯性的,我的眼神看向刚才坐在那位置上的那个人,



可那里分明什么也没有,我微微惊讶随即,看见了那张桌子上摆着开得正好的白梅。



屋外吹进了一阵风,连带着几片雪也吹了进来,落下地毯上。



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,我看着那几株白梅在心里说道,在这个很长很长的又很真实的梦里,我终于见到了你。


----end.-----